【随笔】用小说来剖析生活的善恶
时间:2017-04-23   来源:浙江职成教网
当我编完这个集子,从记忆里仔细寻找这几年写小说的时光时,突然觉得很有意思。时间往往在我们疏忽的时候,走了很大一段路,深深浅浅,弯弯曲曲,让你无法轻易回首。

——小说集《三门湾闲话》后记

三门职业中专教育集团  谢卫民

当我编完这个集子,从记忆里仔细寻找这几年写小说的时光时,突然觉得很有意思。时间往往在我们疏忽的时候,走了很大一段路,深深浅浅,弯弯曲曲,让你无法轻易回首。从上一本《山里人》以后,我陆陆续续忙里偷闲写小说。不知不觉,我五十出头已经有孙子了,同样道理,一本小说集也就成了。

我很多时候琢磨着我为什么要坚持写小说,我心里有答案吗?似乎没有,没有答案吗?似乎是有。我相信有很多跟我一样的人也在默默地写小说,他们同样不需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很多时候担心这个咯吱窝受到伤害,抱起双臂把它封闭起来。

本世纪初我就开始有了这种想法,有的事不需要再那么认真,不需要再那么执着,所以我们披上了无所谓或者超脱的外衣。但我想说的是,文学给了我一颗自豪的心,自豪什么?自豪的是我能告诉我自己,忙碌的生活之中,我还有自己的坚守,我的内心与宇宙同步!

这部小说集收集了我近十年来写并发表的主要的小说,如今回头看,比起上一个集子,更加入世和成熟,对生活的理解也更深刻。这大约是自然的规律,随着岁月的增长,看世界的目光也随之深邃,我不知道这种自以为是的成熟究竟是好是坏,唯一让我肯定的是我对小说创作的信念始终坚定,并且日益膨胀。这中间得到了很多朋友和同事的支持和肯定,尤其是我家人,他们始终用崇拜和骄傲的眼光看待我写小说,并且不止一次地告诉我,要继续攀登,不能后退。当我觉得自己可以被期待时,我想这多少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

再说说我生活的土地三门湾,三门湾对我写小说显得尤其重要,我一直生活其中,在这块土地耕耘、奋斗、思考。碌碌于其中、不亦乐乎?这么多年来,我已经习惯并喜欢这里的空气、这里的水、这里的安逸。当然我更喜欢这块土地上辛辛苦苦活着或者飘然远逝的人。如果让我远行,我会不知所措,准确地说,我习惯了穿行三门湾,而遥望世界的状态。

我老家在县城边上的下谢村,我们村只有六百多户人家,分成三四个房头,各自密集地生活在一起。祖上可以上溯到东晋的谢安,还有大谢、小谢两大诗人。可我随母亲在另一个乡镇有个叫南野的小学开始读书,后来又在那儿教书,后来又发展到县城,现在成了技师学院的领导。这中间还在尖坑山水电站和革命老区亭旁各劳碌过三年。我很多小说都发源于这些地方,通过三门湾的山水和人文,通过三门湾的故事和人物,我发现了很多似曾相识的人,这些人也许如今有好些人已经离开了,不像我一样呆在家乡,但他们身上都带着三门湾的烙印,像一股特定的气味,我能从人群中辨认出来。这些东西组成了我小说的绝大部分。

生活就是小说,小说就是生活。我不喜欢所谓的文人写作,而是喜欢剖析生活的善恶,追求艺术的本真。

1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