鄞州职高助力西藏学子圆梦
时间:2017-05-19   来源:浙江职成教网
早上八点,西藏山南,大部分人都还在睡梦中,格桑索朗已经把自己的汽车美容店整理了一遍,八点半,索朗在宁波的同班同学吾金次仁、格桑多吉等三位员工准时到岗,一天的工作开始了。

浙江职成教网519日讯(特约通讯员 杨剑)早上八点,西藏山南,大部分人都还在睡梦中,格桑索朗已经把自己的汽车美容店整理了一遍,八点半,索朗在宁波的同班同学吾金次仁、格桑多吉等三位员工准时到岗,一天的工作开始了。

“我们这里一般都是9点左右上班,但格桑索朗刚刚开始创业,我们都希望这个汽车美容店能成功,作为他的同学和员工,我们希望这个店比别人做得更好,所以,我们只能更加努力。”吾金次仁如是说。

“学校毕业的几批同学里,我是第一个创业的,只能成功,不能失败,我希望通过这次成功的创业给同学们一个好榜样,带动我们同学一起在西藏的汽修行业里打出一个‘新宁波人’的天下。”格桑索朗认为,只有付出更多的努力,才能在渐趋成熟的西藏汽修市场获得立身之地。

同样,在西藏职业技术学院,学生普布多吉每天都起得比其他同学早,他现在是学院学生会主席,还兼着好几个社团的团长, “日子过得很紧张,也很充实。”

“学院里来自宁波鄞州职业高级中学(以下简称“鄞州职高”)的同学有二十多个,都很活跃、很努力。我想,不管是在创业、工作的同学,还是在大学学习的同学,他们之所以比其他人更显努力,主要的原因,是不想辜负了我们的母校——宁波市鄞州职业高级中学。”普布多吉认为,他们努力的源泉来自母校的教诲,努力的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为了感恩母校,回馈家乡。

宁波与西藏,东西相守望,在那东海之滨,有一批人,有一个家,让这些藏族学子梦萦魂牵。

阿爸阿妈,东海之滨有个家

阿爸阿妈是谁?格桑索朗说:“阿爸是戴免尤、陈东,阿妈是汪平老师。”普布多吉说:“阿爸是周鲁江、张高峰,阿妈是黄飞老师。”而在工厂上班的旦增罗布则说:“阿爸是唐盈吉、曲晓文老师,阿妈是陈桔芬老师。”

三个同学不同班,阿爸阿妈不同人,但那声呼唤,同样的充满亲情和依恋。宁波市鄞州职业高级中学,自2010年开始举办内地中职班以来,七届班主任们都得到了这一声真诚的呼唤。

“我是发自内心地喊他们阿爸阿妈的,在宁波读书的三年里,生病了,阿妈精心照顾;想家了,阿爸阿妈左右陪同;犯错了,阿爸教育严厉,阿妈和风细雨;学习跟不上了,阿爸阿妈为我们彻夜操心。”据学生布嘎说,2013年他生病住院一个月,“阿妈”汪平丢下孩子,照顾了他一个月,让他非常感动。

“每次过年的时候,‘阿妈’都会把我们接到家里去,跟她家人一起过年,几十个人非常热闹。”米玛的班主任是全国模范教师潘燕,为了减少孩子们想家的烦恼,潘老师逢年过节,都会带孩子们回家,与家人一起团聚,让孩子们感受到家的温暖。

“每个班主任都会这么做,孩子们从万里高原而来,年龄又小,思家心切,为了让孩子们稳定心思读书,我们所有班主任都在努力营造家的氛围,逢年过节,班主任们都会带孩子们回家过年过节,减少孩子们的思乡之情,为此,我们摸索出一套‘严父慈母’班主任管理模式,即一个班级由多个班主任负责,男女老师搭配,男老师负责学生的纪律、学习、品德教育等方面的管理,女老师则负责日常生活管理,如生活物品购买,情感交流等。”据宁波市鄞州职高西藏部主任戴免尤介绍,该校“严父慈母”班主任管理模式,严爱结合,不但让学生感受到了家的温暖,也让学生在学习、行为、纪律、做人等方面有良好的监督,管理井井有条。”

“毕业两年了,我经常还会梦到‘阿爸阿妈’,我每年都在盼着6月的到来,因为这个时候,阿爸或阿妈可能会送学生返藏,那是我们最开心的时候。”学生扎西次仁,只要有时间都会给阿爸阿妈打电话,谈谈工作、聊聊家常,“那是我第二故乡,学校是我第二个家,那些老师,就是我的爸妈。”

学生拉巴多杰,幼年丧父,2010年,他的哥哥身患尿毒症,家里变卖了所有值钱的物品,2013年,拉巴多杰从鄞州职高毕业,用自己的工资继续为哥哥坚持治疗,2015年,哥哥病情加剧,巨额医疗费让这个原本就困难的家庭陷入绝境,在拉巴多杰绝望之际,“阿妈”潘燕老师通过班级学生了解到情况,决定在宁波发动筹款,帮助这一家人渡过难关,潘老师积极在市区工会、民宗局等部门奔走联系,发动家人、朋友,老师等社会力量,为拉巴多杰的哥哥筹集善款10余万,帮助拉巴多杰一家渡过难关,让拉巴多杰非常感动。“我毕业两年多了,没想到‘潘妈妈’还是这么惦记着我们,我们一家都非常感激。”

“有时候我没钱花了,就找‘阿爸’要,阿爸每次都会给,”学生白玛色曲,经济紧张时都会找宁波的“阿爸阿妈”借,“宁波就是我坚强的后盾,那里,有我的阿爸阿妈,有我的一个家。”

据学校西藏部副主任潘燕介绍,鄞州职高毕业的学生,与其他学校相比,对学校、老师的感情更为深厚,且报答社会的愿望很强,西藏教育厅曾经评价鄞州职高的毕业生“精神风貌全国领先。”

魅力宁波, 青春无敌任挥洒

“鄞州职高,我的母校,在那里,留下我一生难忘的回忆”。学生扎西曲邓,西藏昌都人,家庭非常困难,原以为只能跟长辈们一样过放牛牧羊的生活,“我的母校改变了我,让我的人生有了得新的希望”。

2013年,扎西曲邓被母校选送参加宁波市技能大赛,获得汽修钣金冠军,2014被选送参加全国汽修技能大赛,获得冠军,这为他的人生打开了一扇希望之门。为圆曲邓大学之梦,鄞州职高通过宁波市教育局发函西藏教育厅,希望西藏教育厅能参考浙江省获全国技能大赛一等奖者免试入学的政策让扎西曲邓进入高校深造,经过多方多次的沟通,扎西曲邓成了西藏自治区因技能大赛而免试升入大学的第一人。2016年,西藏学子次朗再次获得全国汽修技能大赛一等奖,同样获得了免试进入高职院校深造机会。

“无法忘怀那三年时间,我们的技能老师非常优秀,也非常敬业,特别在集训的那段时间里,老师跟我们一样每天起早摸黑,有时候为了解决一个难题,一起摸索到深夜,老师们也有家啊,也有小孩要照顾。”次朗说起鄞州职高的技能教师,情绪非常激动。

“我们希望培养出来的学生都能够掌握优秀的技能,将来能靠一技之长改变自己,建设家乡,造福社会。”据鄞州职高西藏部主任戴免尤介绍,为了提升西藏学生技能,学校进行了一系列教学改革,鉴于西藏学生汉语能力较低、沟通交流比较困难,学校首先进行了文化课改革,从最基础的语文教学入手,结合汉族学生“小老师”活动,推出“普通话考级”制度,以最短的时间解决沟通交流问题,提升藏族学生汉语言理解能力。此举取得了较好的效果,绝大部分学生半年以后都能用汉语进行流畅的交流,一般到二年级的时候,都能拿到普通话合格证书,为学校教学打开方便之门;为了提升藏族学生们的技能水平,学校还进行技能教学改革,并组建名师团队,与“金牌教练”一起努力提升学生理论水平和实践能力。“所有的西藏学生毕业时都能拿到汽修初级工证书,大部分学生还拥有汽修中级工证书。”

“罗布同学成了普通话受益第一人,罗布2011年进入我们学校,2013年暑假,他回老家就成了包工头,承包了村里修桥的工程,一个暑假挣了5万多元钱,因为,他们村里,就他的普通话比较流利,而工程队是内地的,这也是我们普通话教学的成果。”罗布是汪平老师的学生,说到他暑假挣钱的事,汪老师很开心,“能用一技之长挣钱,是我们对学生最大的期望”。

“孩子们在学校里表现非常优秀,不但在知识技能学习上表现非常好,在歌舞才艺等活动中更是出类拔萃,在其他的志愿者活动中,也展示了少数民族的优秀品质。”据西藏部陈旺老师介绍,六届西藏学子,在全国汽修技能大赛中,两次获得一等奖,其中一个是冠军;三次在省市级技能大赛中夺冠、四次在全国文明风采征文、演讲比赛中获一等奖;在艺术类比赛中,分别在省市区级比赛中获得四次一等奖,在校级比赛中则一直独占鳌头,风光无限。

“母校三年,确实有我们的无限荣光,那是快乐的三年,永恒的三年。”来自日喀则的旦增罗布,曾经参加浙江省艺术节合唱比赛获得一等奖,“在母校,我的艺术天赋得到最大发挥,到处都是我的舞台。”

“鄞州职高,我们的母校、我们的家,我们人生历程的重要转折点。”在西藏职业技术学院,20多名西藏职业技术学院的大学生,齐聚一起回忆鄞州职高生活,语言中充满感恩,充满快乐。

2013年开始,内地中职西藏生可以参加高职考,当年,因为认知和经济条件等原因,鄞州职高38位西藏学生中仅边觉一位学生志愿参加高考,他在毕业后考上公务员,就职于昌都市丁青县巴达纪检委强基办,他很富爱心,时常为贫困地区送温暖的举动让学校感到非常欣慰,但当前参加高职考的学生人数实在太少,这也让学校感到遗憾。2013年下半年开始,学校坚持不懈地与学生家长沟通,为学生分析西藏地区的就业情况及大学毕业后的前景,终于做通了部分学生工作。当时,这些学生白天要顶岗实习,无法进行文化学习,学校为这批学子大开绿灯,整合优质师资,为学生们开展夜间授课。2014年,鄞州职高西藏班14位同学参加高职考,12名顺利考入大学,其中白玛色曲以最高分成为西藏地区汽修高职考状元。此后,15年及16年,虽然生源减少,但任然有10名同学深入高校深造。这些学生现在活跃在西藏职业技术学院,不论在学习、校园管理还是在各项竞赛中,都跟在鄞州职高一样,风头无二。

雪域之鹰,展翅翱翔雄姿

“你们的毕业生,我们优先录用。”“你们学校的毕业生,不但团结,综合素养也非常高。”“鄞州职高的学生,大部分成了学院的明星。”这是拉萨汽修行业及西藏职业技术学院领导对宁波市鄞州职高毕业生的评价。

“我们自认为是‘西藏的新宁波人’,我们要把宁波的先进理念、高新技术、开拓精神播撒在万里高原。”在拉萨丰田汽车4S店工作两年的其美达瓦,现在已经是两个徒弟的师傅,据其美达瓦介绍,目前在拉萨从事汽修行业的同学有34人,除了刚毕业的学弟,其它同学基本都是各维修企业的师傅了,他们这些人自称为“新宁波人”,以宁波为傲,以高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在行业内已经小有名气。

在西藏冀鑫汽车销售有限公司、东风圣城汽车销售有限公司,聚集了大批鄞州职高毕业的学生,“他们都懂得重卡的维修,这在西藏本地,是非常少见的。”两家公司的老总,都争相招聘鄞州职高毕业生。

“这得益于学校的教学改革。”据潘燕老师介绍,2013年,鄞州职高西藏部通过现场调研发现,因为独特的地理环境和发展的需要,重型卡车成为西藏地区的重要销售和维修车种,学生如果不掌握这一技术,将来就业可能会非常困难。为了学生们更好地就业,更高质量地生活,学校专门为西藏生启动重卡发动机维修及钣金项目,为西藏学子进行定向、定位教学,学校调派全国技能大赛金牌教练为学生们授课,学生们的重卡维修技能得以飞速发展,这些学生也因为精湛的技术和良好的职业道德而得到拉萨维修行业的高度认可。

“这一改革也大幅度提升了我校西藏生自主就业率”,据鄞州职高副校长邵忠芳介绍,在全国内地中职西藏班中,鄞州职高的西藏学生以100%的自主就业率遥遥领先,多次获得教育部和西藏教育厅的高度赞扬。

“工作的学生成了拉萨汽修行业一道靓丽的风景,创业的学生同样成了西藏职业学校学习的楷模”据鄞州职高西藏部陈旺介绍,2015年,学生格桑索朗跟班主任透露有创业的想法,班主任们齐心协力为他出谋划策、进行风险评估和市场分析,综合各方面因素,老师们认为格桑索朗创业可行,但缺乏技术支持,2016年,在班主任戴免尤老师的邀请下,格桑索朗返回宁波进行技术深造,半年后,格桑索朗带领3位同班同学,在拉萨和山南开了两家汽车美容店,效果非常好,拉萨职业技术学校、林芝职业技术学校、山南职业技术学校等学校的师生多次上门参观学习,成为西藏各职校学生创业教育的典范。“这要感谢阿爸阿妈们,没有他们的支持,我就没有今天的成绩,在宁波回炉学习的三个月里,戴老师提供免费吃住,班主任们积极督促,我非常感动。”格桑索朗有感于母校和班主任们的关心和支持,决定要带领同学们一起创业,“要让同学们都富起来,才对得起阿爸阿妈。”

在职业院校读书的孩子们同样受到学校的高度关注,戴免尤等老师们多次到西藏职业技术学院走访,院长对鄞州职高毕业的学生赞不绝口,特别是普布多吉,这个小精灵(个子小小的,看着很精明),是学院里的风流人物。

“我现在是学生会主席,同时兼着7个社团的团长,不是我太能干,而是我必须要能干,这样才能对得起三年鄞州职高的培养,对得起阿爸阿妈的教导。”普布多吉多次代表学校参加各类大赛,获得的奖状排满了四张桌面,他最热衷于民族团结的讲座,只要有机会,就一定要讲。“我能有今天,完全要感谢党和国家,感谢学校,感谢老师们,所以,我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为国家繁荣,民族团结做一份贡献。”

昔日鄞职学子,今日雪域之鹰,展翅欲飞,雄姿勃发。学生吾金次仁,热衷于写诗,采访结束时,送诗歌一首,感恩祖国、感恩宁波、感恩阿爸阿妈。

“宁波与西藏,东西相守望,藏汉齐努力,共筑中国梦”,诗歌虽显稚嫩,但拳拳赤子之心,溢于言表。

1
二维码